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路·人之初

那么就创造个奇迹出来玩玩好了

 
 
 

日志

 
 
关于我
KK

〈鄙视大纲同盟会〉副会长 兼〈脚本去死去死团〉团长 兼〈文艺全去死掉吧协会〉副会长◇RP完全崩坏◇WS的老不正经◇控儿子们的白痴老爸◇TX他人为乐趣◇整天忙碌但什么也都没干的废柴◇以上仅代表个人言论,如有人认为我是精明能干的神,我也不反对(挖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3Z妙九】野地的雏菊  

2007-03-25 21:1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一只眼睛有多珍贵。但我知道只有一只眼睛有多么的不容易。

父亲安慰我说一只眼睛也能看到完整的天空。其实我知道,一只眼睛看到的只是那一半的蔚蓝。而另一半却是黑夜。

我喜欢黑夜,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夜,这样我就能和常人一样不再担心那另一半会有怎么别样的色彩。

幼时渐渐失明的左眼,我已经记不清曾看到过什么,只记得一个小女孩的笑脸。笑的向野地里的雏菊般无比灿烂。

也许是幼时一只眼睛的失明使父亲更加的爱护我。从确定失明的那一刻,父亲便不再允许我与外界有过多的接触。父亲说,柳生家能养的起你一辈子。就是因为这句话,我便在家里读完了国小,读到了国中二年级。该上国中三年级的时候,我和父亲大闹了一场。最终因为我的一句话。父亲同意了我上临近的银魂高校读国中三年级。

“我……想看见更多的天空啊。”

 

我被分到了三年Y组。开学典礼的时候,周遭的人们开始议论隔壁班的人又闯下了什么大祸。还讲到隔壁班的班长竟然是不良少女。我很好奇,他们讲的对于我来说全是新鲜的,我从没有过同学,更不知道班长是不良少女的意义。回班的时候,我路过隔壁班看见上面写着三年Z组。

我抽到的座位是靠窗的最后一个。因为那失明的左眼,我只能转过头才能看到窗外的风景。窗外被人种下了一花坛的雏菊。它们在微风中不断摇曳,艳丽的颜色耀着我的眼。好象那光芒能渗透进我那失明的左眼一样。

午休的时间,我被一些女孩子叫到楼下。她们把我推到墙角。对我说新来的要交些什么东西。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们。我不知道该给她们些什么。

我说我没有东西给你们。一个女孩子便从腰间掏出了常用来削铅笔的刻刀。她把刻刀抵着我左边的脸颊。因为左眼的失明,我并不能看到她要干什么。只是突然感到的疼痛让我知道一定有血液流了下来。

我想反击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出了住手。

我看向声音的方向,女孩子,笑的像那一坛的雏菊般灿烂。恍惚间我把她和我记忆中的小女孩有些重叠。

女孩们看到那个女孩子很恭敬的从我身边离开,走回教学楼。

女孩问我伤的怎么样。我告诉她不用她多管闲事。我蹭掉左脸颊上的血,发现还是不断溢出。女孩说她叫志村妙,她还说让我跟她去处理下伤口。

我又蹭了下那伤口,手上依旧有些许的红色。我点点头。


跟着志村妙拐过墙角,映入眼连的是那一坛我从窗口看到的雏菊。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好象左眼里也真的映出了它们的身影一样。

志村妙看着我注视着那一坛的雏菊。问我是不是喜欢。我点点头说从没发现雏菊能这么耀眼。志村妙低下身,摘下一朵递到我面前。说送给你。

我看着她,说,听人说要是擅自摘这里的雏菊会被三年Z组的那个不良少女班长杀掉。志村妙听完哈哈的大笑。我不知道她笑的意思,很疑惑的看着她。

她一边笑一边告诉我,她就是三年Z组的班长。我听完上下打量着看她,原来不良少女是这个样子的。对于常年在家的我来说,终于知道了不良少女的样子。

我从她手里接过雏菊。道了声谢谢。她拉过我来让我坐在花坛旁边。她冲着楼上喊了声把那个扔下来,便有个书包咚的一下跌落在花坛里。她皱眉看了看压坏的那几只雏菊后,冲着楼上又喊到,混蛋,买来20个哈根达斯就原谅你。

志村妙从花坛中拾起书包,掸了掸上面的尘土。告诉我说,他们班全是混蛋,经常打架,怕被学校知道一般都是她来给抱扎。说完她打开书包,从里面飘落下一封粉红色的信。我看到上面写着近滕勋。志村妙拾起地上的信随即便撕掉。我问她不看看吗。她告诉我,每封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可看。她从书包里掏出酒精棉球,帮我擦拭伤口。

处理完伤口,她询问我的名字。我告诉她我叫柳生九兵卫。志村妙点点头笑着说我记下了。


我问她这些雏菊是谁种的,她指指自己。我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很少与外界接触的我来说今天的话已经说的很多了。她没等我开口,便对我说,花坛的雏菊是从家附近的野地里移植过来的。她还告诉我,在野地里的雏菊要比在花坛中种植的耀眼的多。那种耀眼真的是能透过双眼映入心中。

也许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只能映如一半吧。

她听到我的话看向我,她说这么近距离看到才发现我的左眼颜色比右眼要浅的多。我笑笑说,大概是失明的原因吧。她吃惊看看我,好象突然发现这样不礼貌,变别过脸。淡淡的说即使是两只眼睛都失明的人,也能感受到野地里雏菊的耀眼。

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我和她一起走向教学楼,到了教室所在的那层,我看到她还要继续往上走,我问她怎么不回教室。她说下午的课很无聊,要上天台睡觉。

我点点头,转身向教室走去。突然我又想到了什么,转身对她说,志村妙,还能再见到吗!

她笑着比了个OK的手势,告诉我说,中午她都会去花坛照顾那些雏菊。我点点头就这么站在原地注视着她上楼梯的背影。她走了几步后,突然回头对我说,以后叫我妙吧,叫全称很不习惯。

每天的午休时间,我都会跟妙一起照顾那一坛的雏菊。之后,她都会坐在花坛边点燃一只烟。我跟她说,抽烟对身体不好。她说人的命是天注定的,早死晚死都是规定好的。我看着她的侧脸,突然感觉她是寂寞的。我说,那我也抽吧,陪你一起。我从她的手中拿过那剩下一半的烟放在嘴里抽了口,有些呛,但并不是让人讨厌的味道。她说,你都跟我学坏了。我笑着告诉她,跟着班长大人,怎么会学坏。

一年很快的就这么过去了。我和她都升上了银魂高校的高中部。我越加发现我对于她的感情超过了女孩子间的友谊般,我竟然想一直和她在一起。

高中的生活也和国中时没有什么区别,很庆幸的是我和她分到了一个班级。我们中午依旧是去花坛照顾那一坛的雏菊,之后一起吃我带来的便当。偶尔妙说要做便当给我吃,我就急忙摇头告诉她吃了会死人。她听了会很气的拍拍我的头说,那以后都你来准备吧,累死了可不要怪我。

在高中二年级的最后一天。我和妙坐在花坛边,她有些落寞的说,要是能和你一起去那满是雏菊的野地该多好啊。我告诉她,什么时候我都可以陪你去啊。妙笑笑,揉乱了我额前的发说,好啊。不知道为什么,妙虽然是笑着说出的那句好啊。却让我有种悲凉的错觉。

三月的开学典礼。我没有看到妙的身影。我想妙也许是病了吧。决定明天要带丰盛的便当给妙吃。

我去看张贴出的分班布告。我依旧是在原先的班级。但班级里并没有妙的名字。我看遍了所有的班级,都没有妙的名字。我有些愤愤的责怪老师们的粗心。

上午的课上的很无聊。午休的时候吃完了便当去花坛,看到妙穿着便服坐在花坛边,她的周围一地的烟头。我问她是不是病糊涂了,怎么穿便服来学校。妙看着我什么也没有说。我觉得今天的她很奇怪。我告诉她,老师们很粗心,忘记把你的名字写在张贴的分班布告上了。她笑着看看我,把我拉向她的怀中,覆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我愣在原地,看她拐过教学楼的时候午休结束的铃声也响起了。

 

隔天上学,听到同学们在议论妙。我凑过去听。有人说这算是政治上的联姻吧。也有人说妙真走运啊,这样就好象一步登天了。我问旁边的同学,怎么回事,她告诉我妙的父亲因为公司破产,不得不让妙嫁给肯贷款给他的大企业的继承人。

我急急的跑出学校。来到妙的家,我狠命的敲门,没有人应声。反倒是隔壁的人打开了门。他们告诉我志村家都搬到了关西,昨天走的。我看着那个人,恍惚间问出这里有没有种满雏菊的野地。那个人大概的给我指了指方向。


当我看到那一片一片的雏菊,真的就像妙说的一样。即使是两只眼睛都失明的人,也能感受到那种耀眼。是映在心底的耀眼。

雏菊不断的摇曳,妙最后覆在我耳边说的话也一遍一遍的不断重复。


“九,我喜欢你。”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