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路·人之初

那么就创造个奇迹出来玩玩好了

 
 
 

日志

 
 
关于我
KK

〈鄙视大纲同盟会〉副会长 兼〈脚本去死去死团〉团长 兼〈文艺全去死掉吧协会〉副会长◇RP完全崩坏◇WS的老不正经◇控儿子们的白痴老爸◇TX他人为乐趣◇整天忙碌但什么也都没干的废柴◇以上仅代表个人言论,如有人认为我是精明能干的神,我也不反对(挖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3Z土桂】永远的尽头  

2007-04-30 04:4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是没有尽头的

--永远是有尽头的

 

永远的尽头

 

中秋赏月的时候,高杉搭着桂的肩说,永远是没有尽头的。说完,轻轻啄了下桂的唇。当时的桂想,也许就这样和这个人在一起了吧,但爱情真的是可以这样的吗。

随后的几天,桂总是感觉到高杉有意无意的晚归。拨通早已记烂于心的号码。电话的那头总是甜美的女声说着,用户不在服务区之类的话。桂就拿着电话一直的说,喂,不要装了,让那个人接电话。喂,不要装了,让那个人接电话。喂,不要…………不断的重复说着,直到电话的那头变成规律的忙音。

桂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不是跟高杉在一起的话,是不是一切就不同了呢……

 


那年樱花绽放的时候,桂第一次看到了土方。坐在教室里的土方安静的让人觉得冷漠,总是严肃的表情,有一搭无一搭的只和特定的人说话。连老师认命他为风纪委员的时候,土方都是只‘哦’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话。真是个奇怪的人。

某次上银八老师的课,没有人擦黑板上的板书,银八老师不断的抱怨,在大家都相互推脱的时候,土方走向黑板,拿起板擦,卖力的抹掉那些字迹。桂看着土方,随意的在笔记本上乱画,等回过神的时候看到笔记本上出现了一只企鹅身体,鸭子嘴脸的迷之生物。没有任何表情的生物,说话只是举牌子,从不出声的迷样生物。“土方”桂看着笔记本上自己的杰作,竟然喊出了自己的想法。土方回头看桂。桂捂住嘴装做从来没有说过话的样子,低头看着笔记。土方擦完黑板经过桂身旁的时候小声的甩下一句话‘装的一点都不像’之后扬长而去。在桂的记忆里,大概这就是土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吧。

其实桂并不知道的是,土方的那句话,是对除冲田和近藤以外的人主动说的第一句话。

 


高杉在失踪了两天后终于拿钥匙打开了门,出现在了桂的眼前。高杉坐到桂的身边,桂一脸不耐烦的说,离我远些。高杉耍赖的整个身体摊到桂的身上。手里把玩着桂的头发。桂从高杉的手里想抽回自己的头发,高杉不依的攥紧,覆在桂的耳边说,这是你为我留的,就是我的。不只头发,连你也是我的。高杉说的很轻,一张一翕间,呼出的气环绕着桂的耳朵,有些痒。桂想,这样的蛮横无理,大概土方是一辈子都不会的吧。

 

 

桂在午休的时候身体有些不适,去了医务室后便决定去天台吹吹风。

推开天台的门,看到土方靠在角落里点烟。两个人对视的一瞬都有些惊讶的神色。随后,土方别过脸,像并没有看到桂一样,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眼睛注视着天空那片并不纯正的蓝色。

桂愣在一边,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是上去打个招呼,还是也当作没看到呢。最后桂决定当作没看到吧。走向天台的铁丝网。仰头看向天空中的某片云,桂想是否土方和自己看的是同一片呢?大概是仰头的时间太久,回过神的时候,头有些微晕,要倒下的同时紧紧抓住了天台的铁丝网。猛然的‘喀啦’声,土方看向了桂的方向。

‘很苍白,多休息。’土方对桂说的第二句话。桂莫名其妙的看向土方。大概土方察觉出自己说的太言简意赅让人不能理解,又补充到‘你的脸色’。

桂笑笑说‘抽烟不好’。土方听后,看看手中刚从烟盒里拿出的一支烟,又看了看桂。面无表情的把烟又收回烟盒中。桂想,土方真听劝。

 

 

查了去电的记录,高杉发现全是自己的手机号码。无奈的笑笑。走到刚洗完澡的桂身边。从桂手里拿过毛巾,站在桂的身后,帮桂仔细的擦着湿成一缕一缕的头发。

高杉说,这么长的头发洗起来很累吧。

恩,想剪掉。

不可以。这头发是我的。

桂听了,没在做声。安静的等着高杉帮自己擦干头发。

这一缕还没长长啊。高杉捧起一缕只过肩的头发,淡淡的说。

恩。回答的很轻,只是一个字。桂想,这一个字的回答,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是有意让高杉无法接着说什么,而把那一缕头发的话题结束吧。

 

 

一个学期的时间过的很快,临考试前,整理笔记才发现满本满本的全是自己随意画的那企鹅身体,鸭子嘴脸的迷之生物。有坐在天台抽烟的样子,有在擦黑板的样子,有午休吃便当的样子,有上课记笔记的样子,有…………翻到最后,有一张迷样生物亲吻自己脸颊的样子。

看着笔记本里除了上课时记下的笔记,只要是空隙的地方全是那迷样生物。桂想自己画的到底是土方还是虚拟的一个卡通人物。

自从那次,桂在天台遇到土方后,就经常有意无意的去天台吹风。总是看到土方靠在角落抽烟。每次看到土方点燃第二只烟的时候,桂就说别抽了。土方就把烟熄灭再放进烟盒。桂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某一天,土方像是在特意等他一样。没有抽烟,只是站在天台的铁丝网边仰头望着天空。那天的天空异常的蔚蓝,蓝的有些耀住了人的眼。桂来到天台,站在土方的身边。

土方说,给我样你身上的东西吧。

桂侧头看向土方,土方笑笑,第一次,桂看到土方的笑容。不知是那蔚蓝的天空耀住了自己的眼,还是土方的笑容。总之桂觉得满眼的明媚,灿如春花。

桂说,要什么。

土方并没有说想要什么,只是解释说明天要去参加棒球比赛,今年希望能冲刺到甲子园。所以想要你的一样东西带在身上。

桂摸了摸裤子的旁兜,又摸了摸上衣的内兜,桂把衣服上所有的兜都掏遍了,依然什么也没找到。

桂自嘲的说除了不值钱的头发能给你,就没有别的了。

没想到土方竟然干脆的说出了,那就头发好了。说完,土方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摇了摇头说算了,说没有剪子,没办法呢。

把打火机给我。桂对土方伸出手。

土方递上打火机,不知道桂要做什么,一脸迷惑的看着桂。

桂抓出自己的一缕头发,在手能够到的地方,用打火机烧断。一阵阵烧焦的味道。土方皱眉,靠近桂,撩开桂的长发,找寻那烧焦处。不注意的碰撞。土方的唇碰触到了桂的脸颊。顿时的,桂愣住,脸微红。再看向土方,桂想土方的脸一定比自己的脸还要红。

 

 

 

桂的头发擦干后,高杉坐到桂的身边。看到桂魂不守舍的样子,问桂在想什么。

桂并没有回答,只是说今天接了个电话。没等高杉回答什么,桂就继续说,土方打来的。

说了什么吗?高杉问。

 

 

毕业典礼之后的学校天台。

土方点燃一只烟后淡淡的说,原来永远是有尽头的呢。

桂不解的看着土方。

土方继续说,原来以为可以一生一世再一生一世,不断反复循环,其实永远也就是这一辈子而已啊。

桂听后,淡淡的点头,说。恩,一辈子就是永远的尽头了。

两个人都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仅此而已的对话之后说了再见。并肩走出了校门。

桂走出校门的时候,以为土方会留住他。但是土方并没有叫住他,桂落寞的看远处,想起那年樱花绽放时那个坐在教室里安静的少年,想起天台耀住自己眼睛的微笑,想起那不经意的碰触脸颊……原来与土方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人生中的时光。现在想来那一切的记忆,当时觉得是平凡的小事,现在想来都是如此的弥足珍贵。

桂不知道,当时的土方一直站在原地等待着桂回头转身。土方想,如果桂回头了,那怕只是轻微的一瞥。自己就一定上去抱住他让他留下,让他陪他到永远的尽头。

 

 


土方说了什么。高杉再次的询问让桂回过神来。

没什么,只是告诉我他明天要结婚了。桂说的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

高杉说了‘哦’之后,便唤桂睡觉。

那天晚上桂做了个梦,梦到那樱花绽放时的少年,梦到蓝到耀眼的天空下的少年,梦到不经意后脸红的少年,梦到最后在天台,那个说着永远是有尽头时的少年。

桂还梦到了……梦到土方打电话给桂说自己要结婚的那通电话里,最后的一句话。

 


“桂,我对你真的不仅仅是喜欢……”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