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路·人之初

那么就创造个奇迹出来玩玩好了

 
 
 

日志

 
 
关于我
KK

〈鄙视大纲同盟会〉副会长 兼〈脚本去死去死团〉团长 兼〈文艺全去死掉吧协会〉副会长◇RP完全崩坏◇WS的老不正经◇控儿子们的白痴老爸◇TX他人为乐趣◇整天忙碌但什么也都没干的废柴◇以上仅代表个人言论,如有人认为我是精明能干的神,我也不反对(挖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土桂】人生世间,奈若何  

2007-05-21 23:2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五十年,与下天比之,直如梦与幻;有幸来人世,何能永不灭?]----------〈敦盛〉


人生世间,奈若何


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高杉晋助弹得一手好的三味线,孰不知土方十四郎也是三味线的好手。

土方总是望着窗外的风景,轻弹三味线。口中哼着[人间五十年,与下天比之,直如梦与幻;有幸来人世,何能永不灭?]这样的土方怎么能和总是武刀制止暴动的那个魔鬼副长是一个人呢。

身边的人不断的流逝而去,留下的只是土方在心里的回忆。

偶尔想起以前的时光轻笑。很多事不是想忘就能忘记的。包括真选组,包括屯所,包括那个万事屋,包括那个叫桂小太郎的恐怖分子……


土方曾说过自己在幼年时候,在和服店当过学徒。那时候一直不停的剪裁,缝纫。想到最后这些华丽的和服终将被女人穿上到处炫耀。土方就觉得女人很麻烦。最后在离开和服店的时候土方发誓以后只有碰到自己真正爱的人时才会亲手制作和服。

土方从没有过女人。女人是麻烦的产物。这个观念直接导致的结果是土方性取向上的扭曲。扭曲吗?但为什么只偏偏是喜欢那么一个特定的人。到底是性取向的扭曲,还是对那个人的感情超越了性别的界限。土方不得而知。

那个人便是桂小太郎,终身为了日本的黎明而战的人。多次逃过真选组的追捕,多次逃过其他派别的暗杀,但最终却死于同伴的背叛,连遗体都下落不明。

土方每次想念桂的时候都轻弹三味线,口中轻哼着[……有幸来人世,何能永不灭?]。

桂喜欢三味线的音律。是从万事屋的那个银色头发那里知道的。土方从没有机会问桂为什么喜欢三味线的音律,不问也知道的。毕竟所有人都知道高杉晋助弹得一手好的三味线。


[……有幸来人世,何能永不灭?]

土方想,桂是不灭的那个人吧,毕竟自己把他记的死死的。搔头,轻笑。觉得是很老套的台词,但土方还是喃喃的说出[桂,你一直活在我的心中呐。]


在桂走后的某天,土方在值勤的时候,看到街边的画店摆放着一副画像。再熟悉不过的容颜。土方上前询问里面的人现在在哪里。老板摇头说不知道。只知道那个人叫假发子。土方轻笑,走出画店的门口。点烟,抬头望天。[桂呐,一个人能有多傻,大概我就有多傻吧,竟然还期盼着你活在这个世界上。]

抽完烟,走进画店。土方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幅画。


土方有一间房,从不让人进。谁人问到那里是做什么的,土方总是一笑,甩出一句放杂物的而已。别人也就不好再追问下去。谁都没有进过那间房。谁都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

知道土方喜欢桂的人会打趣的说,里面放置的不会是桂小太郎那下落不明的遗体吧。

土方听了抿嘴笑。什么也不说,也不反驳,也不点头。

人们知道的也就是偶尔土方会去到那间房。一待就是一天的时间。夕阳西下,有人敲门[土方先生,吃饭了。]土方才会从小房间出来。轻掸袖口。

有人发现轻掸袖口掉落的除了灰尘还有线头。线头?恩,是线头。


经常听土方讲在某一年的祭典,自己驼着背捞金鱼猛然发现天上还是艳阳高照。听到的人有的认为土方的记忆出现了偏差。有的认为土方是胡编乱造。有的认为土方看到的是烟火。土方说自己记得很清楚,是艳阳高照。没有人再说什么。

桂在某次祭典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穿着藏蓝色的浴衣,驼着背捞金鱼。不时的伸手锤腰。桂便笑。那个男人回头。桂对那个男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这是真选组在调查桂小太郎的时候,问到万事屋的银发家伙[桂经常跟你说什么?]的时候。银发家伙的回答。


切腹的规矩是先将短刃插进左侧小腹部,深及三寸,再一口气横向割断小肠与大动脉。切的正确会因出血过多死亡。极为痛苦。

土方想,桂在死前一定是痛苦的。如果自己在他的身边,一定担当介错人的角色,用日本刀砍下桂的颈部动脉,免于桂多受痛苦。

那为什么不救了那个人。有人这么问土方。土方说,那个人如此的倔强。被背叛后本可以逃生,却选择了切腹。自己如果在他身边,他一定不会让我救他。这就是他的武士道,赖活不如好死。


四月天,日本还是朝晚冷的厉害的时节。夜晚土方却穿着轻薄的白色浴衣,站在院子里看樱花。有人路过,吓的要死。拍着胸前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干什么晚上穿个白色的浴衣还站在樱树下。]

土方笑笑折下花枝,在手中把玩。什么也不说。身子抵靠着樱树。抬头看樱花。

直到那人索然无味的离开。


四月的樱花绽放的绚烂,毫无保留。但风一刮,雨一淋,便纷纷飘落。并不顾惜赏樱人的心情。

对于土方,桂亦是如此。毫无保留的绽放在土方的世界里,却无声无息的就这么消失了。连土方每年想去祭拜都没有地方。其实土方并不知道桂的忌日,只知道得到桂死讯的日子。

土方清楚的记得知道桂死讯的时候的自己。记忆跟烙印一样,永不灭。

[桂小太郎被同伴背叛,切腹自尽了。]这个消息是有人覆在近藤耳边说的。当时大家在把酒言欢。当土方听到说的是桂的时候,竖耳倾听,万万没有想到,得来的却是噩耗。

噩耗这个东西真的是因人而意。知道消息后,真选组的很多人都笑啊,闹啊。有人猛然间看到土方。[副长,竟然激动的哭了啊。]

土方莫名其妙的抬头看着大家,伸出食指擦过脸颊,发现有泪滴。竟然是那么在乎那个叫桂小太郎的人吗。在乎到连流泪了,自己都没有感觉吗。这就是心在流泪吗。

第一次土方知道了心在流泪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土方拿着酒杯,笑着说要去庭院吹吹风。来到庭院,看到那樱树。心开始抽疼,无端的想起了那个祭典,那个驼着背帮小孩子捞金鱼的自己,转头看到的艳阳。艳阳围绕中的那个人,艳丽的和服,黑色长发绑在一侧。对自己点头。转身。土方的手开始抖,抖的连酒杯都掉到了地上。破碎的声音异常的刺耳。土方听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听到的只是自己心里的悲鸣。

那一晚,土方十四郎弹了一夜的三味线,哼唱了一整晚。

[人间五十年,与下天比之,直如梦与幻;有幸来人世,何能永不灭?]


原来的烟瘾并不是很大的土方,发现自己现在烟瘾越来越大。有时候一天需要买三、四次烟,最多的时候一天抽了五包烟。很多时候土方看着空空如野,只有烟丝在里面的烟盒,心里就会泛酸,想到曾经抽着烟,跟桂竞赛跑步一样的追捕,那时候简直一天都抽不完一包烟,只知道疯狂的跑。

好几次都假借工作之名,找万事屋的那个银发家伙了解情况。曾经想问[桂最爱的人是谁?]在即将说出的刹那,收回了。只是问了[桂最在乎的人是谁?]

从银发家伙那里得到的答案让土方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桂最在乎的是日本的黎明。]

这么在乎日本的黎明,想守护一切的这么一个人,竟然最后会死与同伴的背叛,土方觉得有些嘲讽。他想,桂选择切腹来了断余生也许是正确的吧。

死,一直很深远。


之后的某年,天人与幕府关系破裂。土方带领众多真选组成员出战,凭着一把日本刀,斩杀天人无数。最终被子弹贯穿胸部,土方十四郎这个人至此消失。他的名字记录在了历史里。享年34岁,遗体下落不明。

民间传言土方十四郎的死,只是为了拾起从怀里跌落的一幅画。看过那副画的人都说,画中之人的容颜立压群芳。穿着艳丽和服,黑色长发绑在一侧。


同年真选组成员市村铜之助在收拾土方遗物的时候,打开了那间只有土方进出过的房。

整间屋子放满了艳丽的和服。土方未制作完成的和服,摆放在正中。

 

(完)

 

文章有喵亲的配图.
地址http://www.blogcn.com/user78/nan6z/blog/6058855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