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路·人之初

那么就创造个奇迹出来玩玩好了

 
 
 

日志

 
 
关于我
KK

〈鄙视大纲同盟会〉副会长 兼〈脚本去死去死团〉团长 兼〈文艺全去死掉吧协会〉副会长◇RP完全崩坏◇WS的老不正经◇控儿子们的白痴老爸◇TX他人为乐趣◇整天忙碌但什么也都没干的废柴◇以上仅代表个人言论,如有人认为我是精明能干的神,我也不反对(挖鼻)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土桂】行路·未散花  

2007-07-13 01:5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空]喵的配图!!!!![/留空]
因为各种原因,配图之后放出.(之后=N天)
=======================================
行路·未散花

 

[零]他。

红色的血液四溅,茫茫人生路,到此为止。他想,马上就要与那个人相隔彼岸。


花开无叶,永世隔。


曾经有人告诉过他,彼岸花是一种妖艳的花。开于三途川旁,一路归去,看尽满眼花红。年幼无知,他笑的天真烂漫,跑到老师的面前,说着,我要和最爱的人一起去三途川看彼岸花。之后被打。打过后,老师无奈的笑,告诉他,三途川是在人生的尽头才能去的地方。
他想,好象只有那么仅仅一次挨了手板。挨过板子后,他疑惑。难道不应该是和最爱的人一起相伴到人生的尽头吗。

 

天气炎热干燥,炙烈的阳。
血液凝固的很快,没等浸透到土壤中,便开始凝固。
还是有知觉的。他动了动手,发现小指还是能轻微的活动。
一路上看尽了花红草绿,不仅仅是这些颜色。还有更多。
但始终对年幼时得知的彼岸花忘却不了。现在马上便能看到的时候。他却有些退缩。
还不想那么早的就看到呢。他想。
他试着睁开眼。只是微微的一道缝隙,光刺进眼睛。有黑色的发在上下的翻动。意识已经不能告诉他是自己的发还是那个人的。
他笑着想,这么烈的艳阳,怎么起风了。

 

从幼时起他便没什么熟识的人,一直到现在。能记得的人也只是一只手便数的过来的几个,一个庸懒度日,一个敌友不辨,还有一个遨游宇宙间。他仔细的想,好象还有那么一个人在自己的记忆深处。
意识逐渐模煳,他想不起来,索性不去想。


他觉得全身的红色液体就要流完了。也只是觉得。


[壹]他。

他看着趴窝在地上的那个人。红色的液体湿润了那个人的周身。他想上去,抱住那个人。抱住就好了吧,死死的抱住是不是那液体就不会流的这么的张狂了。
看着那酝染成红色的衣衫。他想起了很久前有个人告诉他。彼岸花是一种妖艳的花。开于三途川旁,一路归去,看尽满眼花红。他唐突的觉得那个人就胜似彼岸花般--妖娆。
如此美煞旁人的那么一个人,现在看来还是美的不可方物。


彼岸花开,开彼岸,叶出花落,花绽叶无。生生的就这么的错开了。花开无叶,永世隔。


他想起那么一天,见到那么一个人。巡逻之即。擦身而过。背影妖娆。艳丽和服。
毕竟自己所处的是烟花场所,天天的歌舞生平。白天相见,互不相识。夜晚来临,暧昧如常。
流萤、舞姬不值上心。
直到几天后,他又遇到那个人,他发现自己一直是烙印于心。


未散花。艳丽绽放到了终结的时刻,但仍然招摇的显示着自己的美丽,不肯凋谢。

他想那个人就如那未散花一样。一直烙印在自己心里。不论曾经的美丽,还是现在的妖娆。都这么硬生生的烙印上。不管带给自己的伤痛是多么的极致。

他看到那个人动了动小指,发现自己的小指像被线牵扯的也动了动。不知道是条件反射还是真的是被什么牵连着。

 

呐,这样就在一起了。那个人拿红线缠绕了自己的手和他的手。

他笑着看小指间的红线。他想告诉那个人,即使是这样,世界还是两个。没有焊接到一起的可能。

没有那么残忍,他没有那么残忍。于是他没有说出口。就让那个人以为我们的世界焊接在一起不可分辨。


呐,等看到了日本的黎明。那么我的整个世界就全是你了。那个人的笑容现在想来还是如此的让人温暖。

 

[贰]他。

未散花。绽放时节却仍把美艳收藏起来,只留下叶让人独赏。

他突然想到了未散花是否就是在形容彼岸花呢。不忍叶的枯萎跌落,所以才迟迟不肯绽放自己的美丽。

为了那个人,他最终放弃了一直的追求。

他记得自己曾说过。呐,等看到了日本的黎明。那么我的整个世界就全是你了。现在想来,其实那个时候自己的整个世界便全是他了。只是自己迟迟不肯承认而已。

大概是什么时候呢,是从小指牵上红线开始。还是更早的那个阴雨连绵下的相遇。

等一下。等一下。他想不起小指上的红线是怎么取下的了。

明明是彼此绑的死死的。怎么消失了呢。好象是那个人要去执行公务。他便沮丧的为那个人解下小指的红线。那个人好象是看到了他的沮丧,便伸出小指,说。你动动小指。

他动了动自己的小指,看到那个人也动了动小指。

还是牵在一起的。那个人笑着说。笑容温柔。

那一时刻,他想,如果能与他永远就这么‘你动动小指,我便动一动’该是怎样的幸福。

事实证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是说说而已。

当那个人拔出刀,自己也拔出刀的时候。‘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童话就此终结。


[叁]他。

他看到那个人的手臂微微颤动。像要使上浑身的力气。
随后,始终都没有做出任何活动。只是手臂颤动。
最后,连手臂的颤动都消失了。
闭上眼睛。

是睡着了吗。


他想不起自己是怎么迷恋上那个人的了。现在想来只能觉得惊愕,只是擦身而过怎么会就迷恋上了呢。明明是刀刃相向的关系。竟然便成了同枕而眠。

很多次的失眠,每当与那个人同枕的时候都是毫无睡意。他一直怕睡醒过来,便只有望穿秋水的等待,再无法相依而卧。

于是,那个人熟睡时,他就侧窝着注视着那个人。从眼角眉梢,一直仔细慎微的看到发尾,看到指尖。

这种长久的注视,让他以后在工作上。受到了上级这样的称赞。很好。你这种盯梢,连虱子都能看到。


[肆]他。

他的意识开始模煳。竟然感觉不到了伤口的痛楚。
那个红色液体还在张狂的流淌吗。他想知道。
试图伸手去触摸伤口。
他忘记了,连小指都活动艰难的人,怎么大幅度的碰触到伤口。他马上觉得自己的力道已经趋向于零。消失待尽。动弹不得。
他把眼睛闭上。
就这么睡过去吧。


一直是知道的。他一直清楚知道,在和那个人相拥而眠的那些夜。那个人都是等待着他熟睡后,便侧卧着注视着他。

那个人果然是畏惧于他会拔刀相向吧。其实那个人不知道,他也一样,整夜无眠。

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有一个伤亡惨重的结局。不如在还没到来前,就这么好好的体会无尽黑暗中的温暖。


勐然的,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烟斗随手。绷带缠绕。儿时伙伴。那个不知是敌友的人。

他想起,自己以前一直是喜欢那另一个人的。但怎么就转而迷恋上于自己刀刃相向的那个人呢。

觉得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想来还是很困难的。何况意识已经不知道还存在多少的现在。可他还是努力的想。

是放不下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才同意在那个人身边的。这么想来。

竟然是那个人先迷恋上自己的呢。他想着,嘴角轻扬。

从来没对那个人说过什么情话。他想。
即便红线牵连在一起。即便全部世界都是他。即便同枕而眠。
他也没对那个人说过那句话。


[伍]他。

想起了什么。
他看到那个人嘴角扬起。不大的幅度。只是略微。
从来没有这么想知道那个人在想些什么。
他认为人在临尽终了的时候,想到的总会是一生最难忘的时刻。
既然轻扬嘴角,必然是美好的事情吧。


美好的事情。
他想。能和那个人在一起对他来说,就是美好的事情。
即使是伤亡惨重的结局。

他想起与那个人之间,一直没有甜言蜜语的情话。
一直未曾出现过正式在一起的邀约。


[陆]他。

土方,我爱你。


[柒]他。

他看到那个人的唇轻微的活动。只认出那个人是在叫着他的名字。后面说了什么。

他已经看不出了,活动的幅度太小太小。已经无法分辨。

他只知道。那个人在叫他。


他疯了一样抱住那个人。他不再去管周围的人是怎么看待他们两个。
看到那个人这么无力的喃喃叫他。他只想死死的抱住那个人。


抱住的时刻。他感到那个人用尽力量的,要伸手触摸他的脸颊。
他抓住那个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
手心留住了他的泪。


桂,以后一直在一起吧。


[捌]他。

他想原来那些烂俗的影视剧中的情节是真的呢。
到生命的终结,果然是想再一次的触摸自己爱的那个人。

他用尽了力气。也没有抬起手呢。

没有力气了呢。他想。

想睡了,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睡吧。睡了就能看到妖艳的彼岸花了。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那个人。

不要来的太快。我想在三途川的彼岸花旁。想在火照之路多回忆一丝你我在一起的时光。

他。三途川旁的守望。


[玖]他。

他记得儿时听到有人说,三途川是只有人生尽头才能去的地方。那时候他便想,最终,要和自己最爱的人一起走到人生的尽头,一起去看三途川旁胜放的彼岸花。

于是,他看到那个人拔刀的时候,他满心是欢喜吧。终于可以在一个世界了。儿时的所想终于得以实现。他想。

但最终,他看到的只是现在满身艳红的那个人。

嫁衣穿的太红了呢。他哀伤的笑着,喃喃的说。

他。遥无至尽的哀思。


[拾]他们。

刀刃与刀背便决定了你生我亡。只此而已。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